氵墨彡色

竹马.小鬼.

一个很久以前的小段子_(:з」∠)_最后三句才是段子本体_(:з」∠)_

无逻辑OOC。


竹马.小鬼.


“小和最近有点顽劣过头呢,医务室每天都有受伤的野球部部员甚至监督都被你绊倒受了轻伤。”手上不停地往火盆里扔着纸张,下了班换掉白大褂的保健老师相叶雅纪蹲在棒球场边看上去就像在神经质地喃喃自语。

但是自从野球部均匀地一天一人受伤的状况延续了小半个月以来,大家都开始信了这个邪。

“谁让你一直不相信我……”只有灵异体质的相叶能够看到的、那个被称作小和的鬼魂绕着他飘来绕去,监督他把每张纸片片都烧完整,“从你相信我开始就不会了嘛~”

“因为我以为小和是我的幻觉嘛,而且小和的出现也太没有预兆了。”

因为自己没有一刻忘记过,于是习惯性地将二宫和也的出现归为幻觉和梦境其一,所以不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还能够再次相见。

“边角、边角也要完整地烧,不然变不成通用钱币的哟!”财迷如故的小宅男把脑袋搁在自己肩膀上专注地看着自己烧纸片,顶的脸依然停留在当年离开时的少年模样,看上去极为柔软的毛发、即使是在自己眼中也是半虚化形态,所以靠近的时候轻飘飘的在自己脖颈上扫来扫去,让人心痒得不行。

“感觉像骗人的一样,阴间靠白纸作为通用货币交易什么的。”

“fufu,可以轻易变成有钱鬼呢~”小鬼在自己耳畔窸窸窣窣地笑了,没有气息却又切实存在,像是双脚悬浮在半空中似的在真实与虚幻间飘忽,他忽的就按捺不住地伸手抓住小鬼的领子,吻了上去。

没想到真的可以触碰得到——衣领、还有嘴唇。相叶雅纪加深了这个奢望中的吻,对方也难得乖巧地、毫不反抗地任他索取。

一吻告终,相叶的额头轻轻地抵着二宫的额头,沙哑着嗓子低声问出明明比对方更想要回避的问题:“呐,小和,这次你什么时候走!?”

“……”短暂的沉默是苍白无力的缱绻,“快了呢,谁让你之前一直不肯相信我的存在,不然……”

不然……不然又能怎么样呢,他都是已经逝去的人了,还指望能再给对方留下更多“美好”的记忆吗!?

也说不出来对于被留在世间的亲友爱人来说,到底怎样更残忍——回忆或是忘却,都是在心口盘绕的荆棘,每每跳动收缩尽是伤人的倒刺。

“那为什么,要回来呢,在我以为即将忘记你的时候。”

“因为ma kun是个笨蛋,总是总是让人放心不下呢。”明明是被对方的执念搅得不得安息,这才千方百计地回来见他一面,却在对方有些拙劣的演技前,不忍心拆穿。

原本回来之前想好的是、硬硬心肠说你这家伙不要再一直惦记着我了小爷要转世投胎再做一条好汉了——然而在见到他的瞬间就破了功。

我啊,到死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自己有这样深的牵挂,并且这样深地被牵挂着。


“小和,之前我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

“嗯!?”

“我喜欢你。”

“我都已经死了哟。”

“喜欢就是喜欢,跟你活着还是死了没有关系。”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所以这是要我的回应吗?”

“是啊,但是小和知道的吧,我这里是不接受拒绝的。”

“那你也知道的吧,我从来都,拒绝不了你。”


“所以现在,要怎么道别呢?”

“那就说得,好像你还会再回来一样吧。”

“……那,ma kun,明天见。”


-end.-

评论(1)
热度(18)
泣(な)くってとてももったいない事(こと)で、前(まえ)の道(みち)が见(み)えなくなったから。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