氵墨彡色

我只是看她不顺眼,然后找了其他也可能看她不顺眼的人来,每个人对她骂了一句话而已

她承受不了

她消失啦

她自杀啦

是她自己选择的

我呢,我不过是攻击了她,再找别人一起攻击她

我做错什么了呢

不是还有别人一份吗

真是心安理得啊

有我的世界真是和平


我拿出刀,要她给钱

她就给了,也不坚持一下

我又没伤害她,她自己选择给的

这也怪我


她消失了

我没有目标了

而且我转头就忘记了这种“成就感”

啊,这个人我也看不顺眼

大家一起来啊

这也是个坏家伙

于是当初没有为那个人出头的

成了新的攻击目标


欺凌的世界就是这样的

但是如若你一转头,发现有更多...

印堂发黑.wicked.brush.主末子.灵异.05.

OOC预警

第八号当铺设定


第一篇·彼岸有妖(5)

然而。

然而……

然而!!!

开门营业不过十分钟,当松本润同学百无聊赖地刚刚打开自家店里、以美其名曰工作分心不利于身心健康和智力开发(?)为借口没装网线的电脑的扫雷游戏的时候,真的有脑子进水的人送上门来了。

“老板,老板,”学生样的瘦高男生一进门就慌慌张张地叫唤,“快点,快点,我要复印,一共两页!!!我急用,越快越好!!!”

“那个,同学啊……”松本润看着那张黝黑但难掩清秀的学生脸,“我不是老板,而且你要先看一下价目表再作决定啊。”

“价目表!?”男学生保持慢跑的步伐左看右探,“哪里哪里??快点快点!!”...

印堂发黑.wicked.brush.主末子.灵异.04.

OOC预警

第八号当铺设定


第一篇·彼岸有妖(4)

小老板在拉着松本润折腾应聘当日就坏着的前门长达一个小时无果后,终于还是决定找专业人士来维修。

专业人士不愧是专业人士,没睡醒似的、被二宫和也称呼为“大叔”的面包脸男人东敲敲西碰碰,破损生锈的零件换了一换,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就把门修好了,于是一手拿着扳手一手摊开伸到扒拉着门监工的二宫和也面前。

松本润便看到自家明明报工资的时候豪气万分的小老板,就老客户的维修费该不该打折的问题和那位MR.面包脸磨了半天,失败后不得不瘪着嘴小气吧啦地从裤子口袋里抠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币不情不愿地放到MR.面包脸手里,然后俩人各攥着纸片的半边...

印堂发黑.wicked.brush.主末子.灵异.03.

OOC预警

第八号当铺设定


第一篇·彼岸有妖(3)

二宫家的宅男君其实很想理直气壮地对他的新雇工回嘴说,我不是就住下来了!?可是一见到松本润那寒风凛冽的眼神,他小身板立刻扛不住地哆嗦了一下就没敢说话——我大概是世界上最窝囊的老板了,二宫和也扑闪着眼睛蛋花泪。

咆哮的草泥马在内心的大草原上奔腾了三轮的松本润对自家老板的居家和动手能力已经不抱任何不切实际的希望了。

把二宫和也拎起来往客厅唯一能落脚的长沙发上一丢,开始动手打理起往后居住场所的环境卫生来——虽说这地方一片狼藉不堪入目、甚至还有抄近路迁居的蚂蚁翻箱越柜中,可好歹面积大又能省下一笔住宿水电伙食的开销,而且现...

印堂发黑.wicked.brush.主末子.灵异.02.

OOC预警

第八号当铺设定


第一篇·彼岸有妖(2)

松本润拖着自己的全部家当沿着碎石巷子“咔啦咔啦”地到达店门口,刚嘀咕着明明是沿着同一张地图怎么第二次走却觉得路途格外短暂、还有之前是太专注找路了吗怎么哪一段是石头铺的都没发现,一抬头就看见二宫和也穿着色彩斑斓不输前日的居家服,正爬在梯子上撕扯据说是他灵感爆发的大作——招新对联——说什么把迎新风俗与招人大计完美结合什么的——昨天送他离开的时候说会马上撤掉果然是敷衍。

当二宫把覆盖在招牌上的“啦啦啦啦”四个大字扯掉的时候,底下终于露出了金灿灿黄艳艳的扎得眼疼的醒目店名——印堂发黑。

——没错,这就是松本润小朋友即将入驻...

印堂发黑.wicked.brush.主末子.灵异.01.

OOC预警

第八号当铺设定

良心黑店,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真正的物有所值(X


第一篇·彼岸有妖(1)

第八个路口。
松本润低下头细细地看向手中的招聘启示再次确定方向,按照上面鬼画符似的画伯派地图在堪称九曲回肠的巷子里千折百转——你说一个印刷店开在这么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地方干什么,他是越找越有原路返回的想法——这么偏僻的印刷店居然开出这么高的薪水,总让人觉着不是有诈就是那老板脑子有问题。
嘛……我还是脚踏实地地找个正常点的兼职好了。
可是这世界上就是有这么个词叫作“鬼使神差”,鬼使神差着鬼使神差着,松本润在原地绕了个360°小圈圈最终还是拗不过一探究竟的好胜心,虽然...

黄昏之刻(4)

*ooc预警,嘿!

*渣文笔预警,嘿!

*故事接龙,嘿!

*前文由小可爱  @二宮錘錘子  提供 第三章嘿

下一位续写的小可爱是 @七奈 


胖胖圆圆的手指翻动着,漫不经心地,二宫和也似乎全神贯注般看着书页上的字符,蜜色的眼眸里焦距涣散——又仿佛没看。

今日的樱井来得晚了,竟是到了黄昏也不闻声息。


黄昏之刻,亦有逢魔之称。

逢魔,逢魔,阴阳交织,神魔错身。

他不禁心浮起来,合上了手中的书本。

九百九十四年,他早已不是普通的狐妖了,二宫神社也并非他为了虚晃樱井而设。这方圆百里的妖怪都受着他的威压,范围...

一号室内训练室有氢气出没.Y2.

几年前的肉,大概是此生最后的肉

御村山田纯肉无剧情

自行避雷

永远的初心Y2 520快乐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y2

竹马.小鬼.

一个很久以前的小段子_(:з」∠)_最后三句才是段子本体_(:з」∠)_

无逻辑OOC。


竹马.小鬼.


“小和最近有点顽劣过头呢,医务室每天都有受伤的野球部部员甚至监督都被你绊倒受了轻伤。”手上不停地往火盆里扔着纸张,下了班换掉白大褂的保健老师相叶雅纪蹲在棒球场边看上去就像在神经质地喃喃自语。

但是自从野球部均匀地一天一人受伤的状况延续了小半个月以来,大家都开始信了这个邪。

“谁让你一直不相信我……”只有灵异体质的相叶能够看到的、那个被称作小和的鬼魂绕着他飘来绕去,监督他把每张纸片片都烧完整,“从你相信我开始就不会了嘛~”

“因为我以为小和是我的幻觉嘛,而且小和的出现也太没...

小幸运.y2.舞驾二四.

很久以前开的脑洞,终于还是写了出来。
灵感是某天回想起大奥里nino给堀北修木屐,觉得这样的nino好让人心动——私以为nino超会撩妹的QAQ。
不过文笔退化不忍直视,复健中请关爱手残。
脑洞开在《小幸运》出来之前,但是前两天听的时候觉得意外合适,就改了名字,可以搭配食用。

舞驾兄弟设定,雷慎。

——————————

钥匙在锁孔里轻轻转动,门后是不出意料的漆黑一片。
几分失落的同时又暗自松了一口气,舞驾四郎转过身,蹑手蹑脚地锁上门。
仅用脚尖移动,平素里就像猫咪一般轻巧的步子更加悄无声息。
突然,隐约察觉到了什么,刚踏上第一层阶梯的四郎脚下一顿,循着感觉回望过去。

那个人仿若沉溺在夜色里,竟连一...

泣(な)くってとてももったいない事(こと)で、前(まえ)の道(みち)が见(み)えなくなったから。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