氵墨彡色

荼蘼.brambles.Y2/竹马.上.10.

OOC慎慎慎


----------------------------------------------------------------------------


the.tenth.thorn.


在松本润特地早退来自己教室门口堵人之前,二宫和也并没有意识到“樱井翔在追二宫和也”这件事在学校里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要知道这可是即便打架斗殴家常便饭的反叛期、也决不迟到早退的松本先生。


“所以呢,你答应了吗,跟樱井翔交往什么的。”走在身边的是穿着比J家爱豆还要华丽的好友、聊的话题还如此劲爆,小宅男顶着破表的回头率禁不住抬手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小动物一般灵动的眼睛。

茶色的眼瞳滴溜溜地滚了滚,二宫和也张嘴就想跑个火车,然对方不愧是他高中时期唯一算得上是朋友的人、大学入的还是心理系,一看他这个表情就借着身高差抬手敲了他的脑袋:“不许跟我插科打诨。”

“唔——”二宫和也被硕大的戒指砸了一脑袋,捂着额头湿了一双棕眸,一下子就乖巧了很多,“答应是还没答应啦……”

松本润刚打算松一口气,撇过头却看到二宫和也不同往常的神情,于是挑起半边的浓眉犹豫着问道:“……但是!?”

“但、但是吧……”二宫和也低着头嚅嚅诺诺地。

“唉……”松本润叹着气,伸手揉乱了二宫软趴趴的头毛,“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谈恋爱呢。”

“真是的,在润君眼里我就这么不讨喜吗!?”

“才不是那个意思……谁让你这家伙喜欢上别人的情景太令人难以想象。”

“不要老是‘这家伙’、‘这家伙’地叫我啦,我可是学长哦~”矮了半个头的、高一级的学长小孩子似的嘟起嘴巴没有一点年长者的自觉。

“学长什么的,明明才大我两个月嘛。”——每隔一段时间都要进行这样幼稚的对话的两个人,对着视线莫名其妙地笑了出来。


“如果不是喜欢他,nino早就果断拒绝了吧,所以是在犹豫什么呢,一直听着没有结果的谣言有点担心呐。”

“fufufu,润君还是那么爱操心。”这么说着的人最终还是败给了老友执拗的眼神,说出了憋在心里无人可诉的话,“像做梦一样啊,突然有个人说喜欢我、那个人还是珍惜雄性生物樱井翔——简直就像是浪费一样。”

“nino是个还没有得到就害怕失去的胆小鬼。”

“这种伤人的话就不要用这么斩钉截铁的口气说啊……”虽然也是实话没错。

二宫和也在松本润之前连可以说话的同龄人都没有,对恋爱更加是没有什么概念——不过话是这么说他多少还是知道同性恋和异性恋的差别。

跟一个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大众情人的同性恋爱,能够走多久真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尽管表面上一直跟樱井翔打打闹闹,一副不动声色难以捉摸的模样,但是偶尔会入侵梦境的不安感会仿佛晕船一般令人头昏脑涨。

他的人生已经够不平顺了,何苦再自我折磨多加波折呢——他明明是这么想的,却不能够了断自己喜欢樱井翔的心思。


“怎么办,润君,我可以喜欢他吗,有一天假如他发现还是跟女孩子在一起比较好、假如那个时候他恨我虚耗了他最好的年华,我却比现在还要喜欢他,那个时候我要怎么办!?”

松本润看着二宫和也被长时间没有修剪的刘海遮住了大半的表情,只觉得整颗心都纠在了一起——他本来只是想来问一问这个人的情况,表达一下支持或者反对之类的,却发现对方在这个问题上早就将自己虐了千百遍,让他所有肤浅的思虑和表达都成了废纸篓里派不上用场的纸团。

所以他只好张开双臂把小不点拥进怀里:“我是觉得,nino能碰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太不容易了,试着不要想那么多以后怎么样,我怕nino将来连后悔和追忆的机会都没有。”那样就太可怜了,不想再见到那样孤独而凉薄的nino了。

“一直以来都觉得,认识润君真是太好了。”胸口传来带着鼻音的闷闷的声音,松本润想这个人恐怕是终于下定了决心。


起初松本润以为这两个人绝不会长久,但他们用时间证明了这个结论的谬误;后来松本润又以为他们说不定真的能天长地久,却没想到更长久的是这两个人的彼此折磨。


-extract.10.-


这章真是不明所以……但是千把字憋到凌晨的我也是拼QAQ

评论(1)
热度(9)
泣(な)くってとてももったいない事(こと)で、前(まえ)の道(みち)が见(み)えなくなったから。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