氵墨彡色

荼蘼.brambles.Y2/竹马.上.08.

OOC慎慎慎


----------------------------------------------------------------------------


the.eighth.thorn.

要怎样划分界线呢?
到底是以哪一天、哪一小时、哪一分钟、哪一秒为临界点,对一个人从不喜欢到喜欢、从远远观望到想要在一起。
开始习惯把他从熙熙攘攘川流不息的人潮拥挤中区分辨别出来——就好像拿着颜色鲜亮的记号笔把他从千篇一律中划成重点一样,只要他一出现在视野中,就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只要他一离开可见范围,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念。
记不起来啊,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是在注意到的那一刻起,那个人的举手投足就在脑容量里占据越来越多的内存,然后越来越不满足于这样触不可及的距离。
如果不是疯了,大概就是恋爱了吧。
樱井翔想,我一定是恋爱了……吧!?

一旦扭转了“我跟这个人根本是两个世界的”的想法,最初那种觉得两人截然不同格格不入的顾念就成了“这样我们不是刚好互补吗!?”。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自己陷入了一场恋爱的现况。


——会掐准去图书馆的行程跟自己错开的二宫和也的时间表,装作巧合地抢占他身边的位置,看书的时候会分心去留意他专心致志地翻阅书籍的样子,当然还有绝大部分情况、他趴在木桌上面容平静而乖巧的、睡觉的模样;
——公选课时会刻意坐在二宫和也惯常的座位附近,也因此发现他并不是自己原来误解的那样散漫,虽然不做笔记但上课的时候会按下游戏机的静音键;
——吃饭的时候,他会在邻桌偷眼看二宫和也像小动物一般小口小口地吃东西的模样,然后忍不住感叹怎么会有人的胃口那么小;
——因为二宫和也成为画风古怪的咖喱店的常客,平时总是狼吞虎咽的人会蹲在角落里面吃到餐点都凉透,只为了能在店里多赖一会儿;
——会跟着二宫和也去从不光顾的漫画屋和游戏店,只为了看那个平常像小老头一样每一什么干劲 的人眼神灼灼、兴致盎然的神情;
——会在等着二宫和也在厨房里团团转地做宵夜的时候,什么也不做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人家直到对方忍不住红着脸呵斥他自己去端碗;
——喜欢二宫和也说话时像未过变声期的少年一样细细尖尖的嗓音,或者有时放柔之后好似糯米团子一样软软黏黏的声音;
——会为二宫和也偶尔沉静地望着窗外或是干脆盯着某一个点发呆的时候、透出的与世隔绝的寂寞和冷淡而揪心,也会为二宫和也恶作剧得逞之后立刻变得柔软的表情而心悸;
——甚至是跟自己抬杠的时候不服输的样子、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玩游戏的样子、跟自己抢电视遥控器看动画片的样子、早上刚刚起床顶着一头乱毛睡眼惺忪迷糊呆懵的样子、踹自己去洗碗的样子、电话近在咫尺也耍赖不肯动的样子……这样细细碎碎点点滴滴勾勒拼凑出的名叫二宫和也的这个人,不论哪一点都令他觉得无比心动。

果然,是恋爱了吧……

这样仅凭直觉地进攻、直白袒露心声大概是自己活到现在都没能尝试过的新奇事,所以说出口的时候本人甚至比被表白方吓得更厉害。
可是已经发觉对方编造着堪称完美的种种借口试图疏远自己的迹象,好像再不做点什么他就会如同握在手里的狡猾的流沙一般无孔不入地逃跑。

樱井翔注意到对方狼狈地拾掇了一下震惊的情绪,转而变得不知所措,避开自己目光的眼睛胡乱地咕噜着浅褐色的眼珠——也许还偷瞄了一下门的方向计划了逃跑路线。
大约是想到彼此是室友关系不论如何也只能逃得了一时,又摸不准这样暧昧的说法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理解错误,二宫和也强自镇定地对上视线,故作轻佻地笑:“所以樱井君这是在追我吗!?”
“叫我翔吧,nino,”首先厚着脸皮在称呼上拉近距离,将对方只有在恶作剧的时候才会用的称呼、以及自己抓不好时间点至今没有替换掉的昵称固定下来,“追求”什么的尽管是刚刚才被提点着想起来的、未曾经历过的恋爱步骤,不过如若这是循序渐进的阶段之一,也但做无妨,“如果你愿意的话,请让我追求你吧,二宫和也君。”

什么嘛……
那种一本正经的、宛如等待批示的口气……
二宫家纠结的和也君抱着枕头蹭了蹭,又一轱辘在床上滚了一圈——可还是因此失眠的自己,也太不争气。

聪明如二宫和也撇掉过去的黑历史不提,如今可是玩转人际关系的一把好手,在人们迎面而来的时候,他懂得什么时候该前进步入对方的圈子,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后退不越底线——然而樱井翔这样莽撞又蛮横地、超过限速地冲过来,他甚至还来不及躲闪、就被对方撞了个满怀。
于是聪明的二宫和也貌似被这一撞,撞坏了脑子。

他居然回答说:“那就试试啊……”

二宫和也把双颊滚烫的脸埋进枕头里。
——我大概是疯了吧……
同意让一个男生来追求自己什么的,简直就是病得不轻啊……

-extract.08.-

评论(6)
热度(6)
泣(な)くってとてももったいない事(こと)で、前(まえ)の道(みち)が见(み)えなくなったから。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