氵墨彡色

病友.wardmate.SK.

病友.wardmate.


富士冈耕太有点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隔壁床有点聒噪的、一厢情愿地成天用“病友、病友”来称呼自己的金发青年的了——明明染着一头不良的金发,配上他那张脸却只是像隔壁邻居家养的、有着一身金色绒毛的小柴犬一般可爱、柔软又纯良。

他也不知道那家伙生的是什么病,只是印象里这个人总是一脸苍白却精神焕发地穿梭在各个病房,直到自己第三次住院成为他同个病房的室友。

莫名地被缠上了呢……

大概也不算。

他因为反反复复的病情进进出出医院无数次,直至现在他终于是束手无策地被困在这方小小的病房里被消磨掉治愈的希望,渐渐地能够进行的动作也只剩下躺和坐,于是这个自称“最佳病友”的金发君就开始整日整夜孜孜不倦地在自己身边啰嗦个不停了。

死亡已经近在咫尺,他的情绪也逐渐稀少,也因此对这个整天絮絮叨叨个不停的话匣子病友并没有衍生什么厌恶感——可能还是感激多一点,病房里一刻不停地有说话的声音,反而多少加强了自己还活着的实感。


“病友,轮到你了哟~”或许已经想好下一步、眼神灼灼等着自己行进的、强迫自己陪着下棋的金毛君。

“病友,不要那么小气嘛,再给我吃一口啦~”粘过来非要自己分母亲做的茶碗蒸给他吃的金毛君。

“病友,你不要老是发呆啊,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嘛~”说的不是废话就是跑火车还老怪自己不认真听讲的、小动物一样撒着娇的金毛君。

“病友,你也睡不着吗,一起聊聊天吧~”明明快睡着了,却硬把自己摇醒说要聊天的、可怜兮兮望着自己的金毛君。

“病友,太阳已经照屁股了哟~”还有在晨曦中更加耀眼的、对自己笑得温软的金毛君。


不可思议,在快要死的时候,还会喜欢上某个人。

喜欢这个人的时候,只有困在这间病房里的寥寥无几的过去、以及无法承诺给予的未来。


已经进入了倒数计时的阶段了。

这个时候如果还要向谁告白什么的,就太不负责任了吧,就算对方其实也没有多久可活。

金毛君到底是生了什么病呢……明明一副活蹦乱跳的样子呢。

耕太君有些纠结,对于没有未来的人而言,能抓住的只有那么一点点。

他怕对方跟自己是不一样的,也许会对他造成困扰呐。

还是不说得好吧,等我死了以后我就会忘记这件事了,如果对方也不幸去日无多,这告白的寿命就太短暂了。

那也太悲伤了吧。


回过神来的时候,引发他思考的根源窝在他窄窄的床沿缩成一团睡得正香。

啊,快掉下去了。

虽然有些费力,耕太还是把金毛君整个人捞到了床上。

最近有点长出新头发的金毛君,发根是带点棕色的黑,看上去就像焦糖布丁一样,但还是很可爱——呃,虽然那个人洋洋得意地拍着胸脯说自己是染了个霸气的不良少年头呢……

喜欢……

喜欢你……

耕太作出一个“喜欢”的嘴型,想了想又进阶般地用了气声式。

我都快死了啊……想到这里耕太有些赌气地把对方包进怀里。

我都快死了,所以让我任性一次吧。

我这半途而废的人生总算还是能有一件可以做到底的事情。

好不容易喜欢上什么人,至少让我做成这一件事。


过两天找个好时机告白吧。

嗯,就这么决定了~


最终的期限到得很突然。

抢救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效用了。

仅剩的时间被留给与家人作别。

他靠着回光返照的那一点点精神,终于知道自己还是很不舍。

就算努力地表现得淡然、接受现实也好,他其实还是很不甘心。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向金毛君表明心意,也还没能够跟他道别。

他望着隔壁那张干净整洁的病床,想不通邻床的的那个黏人得要命的病友为什么偏偏在今天的一大早却消失无影。

可是他终究是没有等到。


“请,把这个,交给和也。”


妹妹富士冈小春拿着哥哥临终前交给她的护身符来到医生办公室,询问那个关于叫和也的人的讯息。

姓栗原的泡面头医生先是惊讶了一阵,然后慢吞吞地、用一般人可以看得懂的字体写了一张地址给她。

她一边道谢一边接过来。

上面是一个墓址。

与他哥哥即将入葬的位置,相去不远。

“那孩子走了之后他的家人就举家搬迁了,如果您有空可以替您的兄长去看一看他,”栗原医生有些悲悯地笑了笑,“我还记得二宫君去世之前他们是同一个病房的病友。”


“不要死,和也,不要死。”

“耕太君,还真是、爱哭鬼呢……

不能陪你走完剩下的时间真是抱歉。

但是好きだよ,耕太君。”


“大好き。”


-病友.wardmate.-


我明明也萌着SK的,但是为什么就是写不来呢QAQ

评论(5)
热度(9)
泣(な)くってとてももったいない事(こと)で、前(まえ)の道(みち)が见(み)えなくなったから。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