氵墨彡色

红灯停,绿灯行.red.for.stop, green.for.go.竹马.

红灯停,绿灯行.red.for.stop, green.for.go.


人行道上,行人纷纷回望,看上两眼,又马上转回前行的方向。

不是因为他们盎然的兴趣瞬间熄火,而是因为关注点移动太快,短短几秒就消失在可见范围之内。


相叶雅纪走得很快,修长的双腿不断地交替、作着前行的动作。

而相叶雅纪走得快,是由于二宫和也走得快。

至于二宫和也走得快,是因为他很不高兴——冷着的脸直白地表达着内心的情绪,清隽的脸上几乎都要结了霜。

相叶雅纪保持着将将三五米的距离在二宫和也身后不近不远地跟着——如果不是腿的长度占了便宜,他大概早被那个人海中依然穿梭自如的小个子少年甩远了——不停地抓耳挠腮、相叶雅纪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愁掉一把。


不就是被新入社的小学妹搭了个讪么,可他的心那不是天地可鉴日月可昭么,干嘛莫名其妙生那么大的气……

虽然之后还聊了会儿天、好像还挺志趣相投,呃,后来又请小学妹吃了餐挺随意的饭,再然后……就没了啊!

可只是就是这样,他相叶家的和也君就从软萌软萌的小柴犬化身毒舌系战斗犬,而现在则直接变成了头顶黑云的傲娇犬——怎么哄也不理。

死活抓不住症结所在的相叶学长又愁掉了几根头发。


经常被自家竹马吐槽的windows97系统艰难地运转着masaki.com的搜索引擎,有擦肩而过的行人轻撞了他一下,忧愁中的相叶雅纪回过神,不自觉地往回看了一眼——也就是这么一眼——当他回头的时候就看到跳成红灯的人行横道信号灯。

相叶雅纪条件反射地收住脚步,对面红色的小人保持着僵硬的姿势,跟他两两相望却靠近不得。

他眼睁睁看着二宫和也迟一步地踏上对面的人行道就要被人群埋没,于是赶紧掏出手机拨通二宫和也的电话。

口袋路的手机在震动——自己是这一批次最后过马路的人,可想而知那个笨蛋爱拔一定是被困在对面了。

二宫和也转过身抱着手臂冷冷地看着对面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夸张地比着“接电话”动作的人——让你跟你都跟不上,对小学妹献殷勤倒是很来劲么。

可再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最终二宫和也也还是把电话接起来了,语气却是带了三分冷意的不耐烦:“干嘛!?”

“kazu,你、你站在那别动啊!等等我!”相叶雅纪着急地在原地踱着步子。

“怎么,命令我啊!?”二宫和也用鼻孔出了个气音,言语间满是不爽。

“你知道我没有,你不等我、那我冲过去了啊。”

“行啊,”二宫和也冷笑一声,“你过来啊,我挂了你的电话直接拨119。”

“我还不是怕你心疼……”

“= =#……”二宫和也捏着手机的手一紧,“相叶雅纪!!!!谁要心疼你了!!!!!”

刚气呼呼地按掉电话,一抬眼却看到相叶雅纪真的走过来了(戏剧效果,请勿模仿),湍急的车流滚滚,他就这么看着他走过来,一步又一步,一辆车挡住了他的视线,离开的时候相叶雅纪离他近了一点,然后是又一辆车呼啸而过, 二宫和也焦急地往旁边探看,连眼睛都急红了。

马路有十多米宽,而在二宫和也脑中被无限拉长的时间里、相叶雅纪却才走过一半有余, 他终于还是没沉住气,不管不顾地往马路中间冲——路人的呼声、司机的咒骂什么都听不到了,他只能看到那个人微笑地看着他的样子,然后又向他走近了几步,他飞奔过去拉起相叶雅纪就往回跑。

相叶雅纪其实只剩下没几步路了,两人到马路对面的时候,人行信号灯已经不知在什么时间跳到了通行档。

可还没等喘口气,二宫和也像是攒了新的怒气值,狠狠地甩开相叶雅纪就走。

总是什么都无所谓地做着危险的事情的人,他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摊上这么个不省心的货、要整天为他提心吊胆!?

“你看,我就说你要心疼的。”相叶雅纪追上去拉住二宫和也的手,二宫和也挣扎了几个回合没挣开,只能把头往旁边一扭表示不要看他。

“好好好,你不心疼我……”相叶雅纪抱住他的手臂晃了晃,口气委委屈屈的,“你都不心疼我~”

二宫和也拿他没办法地转过脑袋——这么大个人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有些哭笑不得。

如果说自己担心了,这家伙肯定又要得瑟半天,说根本没担心这人铁定又要死缠烂打纠缠不清、以后又是一个占便宜的把柄,于是只好不说话当作默认的有一点点担心了:“……”

“不生气了!?”揽住二宫和也的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相叶雅纪用自己大型犬一般毛茸茸的头发蹭了蹭二宫和也的脖颈,二宫和也痒痒地缩了缩脖子“噗”地一下就笑了。

“以后不许自说自话地做些危险的事情,老是让我担惊受怕的,听到没有?”

“嗨嗨~”相叶雅纪嘴上乖乖地应下,心里却偷偷地委屈、还不是你说你不要等我么!?“你如果就这么走了肯定要生一晚上闷气,我要心疼的~”

“强词夺理!”二宫和也转过身装作还在生气,可微微挑起的嘴角还是泄露了心事。

“呐、呐,小和,晚上吃炸鸡吧!?”

“才表给你做呢~”……“相叶雅纪,大庭广众别乱亲,脸也不行!!!”


其实相叶雅纪自己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这么无所畏惧地下了人行道——二宫和也又不会一个拐角就消失掉,就算没追上也可以直接去他的公寓,如果不幸被锁在门外再不济明天上课总能见到吧!?

可他就是那么不受控制地凝视着他走了过去,眼里只有二宫和也一个人的身影,其他的东西都略成了幻影——而他竟然就这样安然无恙地穿过了交通最繁忙的时段车流最繁忙的街道。


我只是单纯地看着你,忘记了危险。

你看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红灯停,绿灯行.red.for.stop, green.for.go.-

评论(2)
热度(14)
泣(な)くってとてももったいない事(こと)で、前(まえ)の道(みち)が见(み)えなくなったから。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