氵墨彡色

一息.respiration. Y2

本来想去吧里生贺的,但是有拖欠的坑没敢QAQ,大概是个完全不成系列的all2独立短篇合辑←_←不矛盾么,我担生快~这大概算是借队友之手宠爱你QAQ

虽然大多是改编,不过改自我自己的作品所以OK的~←_←如果觉得OOC了求温柔地抽打←_←

有点像随笔了……嘛嘛,就随便写写随便看看吧QAQ


==============================================


一息.respiration.


樱井翔是一下的飞机就怀着亢奋的小心情、迫不及待、兴致冲冲地给二宫和也打了电话。

可是号码的主人却并不领情,丝毫无法体会拨打电话的人热切的心情、惹人心烦的忙音砸得深陷日美jet lag的樱井先生差点就打算按下挂机键——然后重拨,然而付诸行动之前对面的人总算是慢条斯理地接通了,嘣出一个懒洋洋、软绵绵的“喂!?”

刚想出声调戏一下一听就知道尚在梦中声音尤其软萌的某人,对方的下一句话立刻让樱井翔“啪嗒”一下就扯断了一根神经——“谁啊!?”

“二宫和也,你存一下我的号码你是会死啊!?”

“哦,翔酱啊~”二宫和也却是在这一声低吼之下分辨出了他的声音,细声细气地叫了他一声——樱井翔一听这糯糯软软的调子就化了,放柔了声音跟他说:“ninomi,我到机场了,马上就能见面了哟~”

“哦,能见面了啊~”漫不经心地重复了一下, 二宫和也的小尖嗓子突然拔高到几乎破了音:“你来干嘛!?没事别过来啊!!”

“啪嗒”,又掰断一根筋——不回去我住哪!?二宫宅男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你跟老子同居快两个月的事情了!?——但、是,真的这样跟他说一、定会被临近截稿期神经错乱的宅男君反锁在门外的QAQ……

樱井翔脑内滚动模式播放“relax”,然后深呼吸一口,好声好气地哄着,“我在美国找到了XX漫画你之前说缺了的那几本。”

“……”话筒对面沉默了,某人似乎陷入挣扎中。

“噢,正好美国的XX公司新出了一款游戏机,我也顺便买了一套。”

“……”他可以确定那人已经动摇了,于是放出杀手锏:“我托朋友收到了绝版的XX游戏光碟……”

绝版游戏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话音刚落,二宫和也就打断他的话:“我再睡会儿,你回来顺便叫我起床吧~ ”

终于……终于啊!!!樱井翔内心抹泪一把,他,樱井翔,有房有车、含金量99.9%的社会精英,为毛会落魄到有家难回呢!?

帅气无比、无比帅气的六边形脸上露出委屈又哀怨的表情,驾驶座上接机的小助理不幸通过后视镜瞄了一眼,被自家总编超出日常线的表情值吓得浑身一个冷颤……


二宫和也其实没能睡到樱井翔回家,他是一觉睡到死的类型,早上在全方位手机辐射中梦生梦死的时候,头顶的手机震撼音效声嘶力竭地呼唤他的垂青,半睡半醒间接完电话睡眠状态就过度到了清醒档(┬_┬)。

但是连续奋战多日他一时又爬不起来,只能裹在被子里面在床上滚过来滚过去地搓团子——糯米夹心的。

深知这个习性的樱井翔当然不会傻到还多此一举地去叫他——补眠什么的只是二宫和也死心不息的美好愿望而已。

于是一进房门就踢掉脚上的鞋子扯着嗓子对着里面喊:“ninomi~我饿了~”

“自~己~找~吃~的~”二宫和也拖了长音的软绵绵的回应有气无力地从房间里漫出来,“啊,顺~便~给~我~做~一~~~份~”

樱井翔蹦跶着打开冰箱,里面除了冰激淋、冰啤酒和临走前洗好的果蔬少了之外,依然是他出发去美国那天备好的满到快涌出来的样子,倒是隔壁装饼干零食的柜橱已经空了。

这真是个守着一冰箱的食物都能饿死的家伙!!!樱井翔都忍不住想要问问冰箱君是不是在他出差期间藏起来让二宫和也找不到了才能如此完整无缺地保住了这些食物。

“二宫和也,你怎么不懒死算了!?”樱井翔爆发的声音气势汹汹地杀过客厅直冲二宫和也脆弱的耳膜,二宫和也习以为常地掏了掏耳朵,没理他。

樱井翔拎了锅铲撞进房间,二宫和也趴在电脑前面,肿成金鱼泡的眼里泛出的幽光和电脑的屏光交相辉映,一副网瘾少年的feel——谁让他长得白白嫩嫩,怎么看怎么不像当红推理惊悚作家的样子!?


“哎……”樱井翔叹着气掐着二宫和也几天不见就面黄肌瘦愈发憔悴的脸,揉揉他营养不良的枯黄的鸡窝头,再摩挲了几下更衬得他邋里邋遢的小胡渣子,心里琢磨着要几个星期才能把他养回水水灵灵的童颜伪骚年。 

不挑食的樱井吃货快速解决了自己双人份的泡面,就放下碗筷看着二宫和也吃。

伸出手给即便狼吞虎咽中也吃得比一般人慢很多(←_←不要跟自己的速度比啊喂)的饿死鬼顺毛:“ninomi,你说你没有我会不会英年早逝!?”

“嗯……”二宫和也嘴里含着面条儿口齿不清地说,“糊会,无翠拖就素会使得恨好(不会,我最多就是会死得更早)。”——有可能在付不起房租的时候冻死在外面,有可能因为无法自力更生饿死,也有可能由于发太多呆被撞死在马路上,又或者在没人管束、不眠不休的游戏中就挂掉了,啊,也有可能因为没有人给买游戏就……(←_←)

二宫和也想过无数种没有樱井翔时的死法,可是现在他有樱井翔,种种可能性最终归结成两个——樱井翔陪着他、两个人一起慢慢老死,或者樱井翔抛弃他、然后他就死了。


“二宫和也,你说你这几天又吃了多少巧克力和零食!!!”

二宫和也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气得直跳脚的樱井翔慌手慌脚地去拿纸巾,两个鼻孔跟水龙头似的“唰啦啦”地流着鼻血。

“堵上堵上~”樱井翔把两团纸巾塞进他的鼻孔把他按在沙发上,自己去拿了抹布擦地板。

嗯……二宫和也盯着趴在自己面前转来转去的人翘起的躯体部位,脑子里却是蹦出一句“臀型不错嘛~”这种不合时宜的东西,接着红颜色就从耳根偷偷地蔓延开来。

啊,牙白,鼻子里汹涌的液体更要停不下来了。


总是抱怨我不听话的话为什么还要管我呢樱井翔,总是对你这么任性的我有什么值得你对我好的呢樱井翔。


他猝然就劈头盖脸地扑过去,凄凄楚楚地说:“翔酱、翔酱你千万别离开我。”

“又想什么有的没的了!?”樱井翔把人接住,顺便捏了几下二宫和也缺乏锻炼软乎乎的手臂腰肉、卡个一二两油,知道这人多半是间歇性神经病发作,但是听着他不安的语气还是忍不住把人抱得更紧,贴着他的耳朵说,“有事没事我干嘛离开你,嗯!?”

然后那人就安心了似的跟撒娇的小动物一般蹭着他的溜肩不说话。


樱井翔有时真心觉得二宫和也这人有点双重人格,狠起心的时候家也不让他回,撒起娇的时候又粘人得要命。

如果说收留二宫和也是一时的脑残,那养坏了二宫和也只能是长期脑残的结果了。

所以樱井翔,你就认命吧,不管这人搭错了几根神经,也都是你给惯的。 


“快起来快起来,”樱井翔搡搡情绪化的某人,“看我揩的一抹布的大姨妈。”

“- -#……”二宫柴犬盯好下口的位置磨牙霍霍,“樱井翔我咬死你!!”


“翔酱,谢谢你进到我的世界来。”

“所以说,下次不要老是不让我回家啊!”

“所~以~说,谁让你以前催稿催得那么狠!?←_←”

 “你还好意思说,不强硬一点,你会理我!?” 


爱情或许并不是那么,轰轰烈烈的东西。

仅仅是。

我会爱你,只要一息尚存。


-一息.respiration.-


评论(2)
热度(18)
泣(な)くってとてももったいない事(こと)で、前(まえ)の道(みち)が见(み)えなくなったから。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