氵墨彡色

印堂发黑.wicked.brush.主末子.灵异.02.

OOC预警

第八号当铺设定


第一篇·彼岸有妖(2)

松本润拖着自己的全部家当沿着碎石巷子“咔啦咔啦”地到达店门口,刚嘀咕着明明是沿着同一张地图怎么第二次走却觉得路途格外短暂、还有之前是太专注找路了吗怎么哪一段是石头铺的都没发现,一抬头就看见二宫和也穿着色彩斑斓不输前日的居家服,正爬在梯子上撕扯据说是他灵感爆发的大作——招新对联——说什么把迎新风俗与招人大计完美结合什么的——昨天送他离开的时候说会马上撤掉果然是敷衍。

当二宫把覆盖在招牌上的“啦啦啦啦”四个大字扯掉的时候,底下终于露出了金灿灿黄艳艳的扎得眼疼的醒目店名——印堂发黑。

——没错,这就是松本润小朋友即将入驻的印刷店的坑爹的店名,下面是装模作样的英语翻译——“wicked brush”。

“wicked brush”!?松本润用自己刚过一级检定的英语水平想了想,这词组的意思难不成是——“邪恶的刷子”!?

“……”出于对知识孜孜不倦的渴求和提升业务的需要和身为完美主义者的不懈追寻和可以忽略不计的好奇心(?),松本润犹豫着开口唤道,“那个,老板……”

“亲~爱~的~你来啦~~~”又是拖着长音的腻歪叫法,二宫和也“噌——”地一下回过头,一手若无其事地快速捏烂对联纸丢到背后,一边以略微惊险的扭曲姿势在梯子上对他欢快地招手,小脸上绽开鲜花儿似的笑容,“哎呀,不要叫人家老板那么见外啦亲爱的~你可以叫我nino哟~~~”

松本润一面脑内了个大大的白眼想“……拜托,我又不是瞎的,我看得到地上的三个纸团啊,还有老板自己丢的垃圾哭着也要捡掉的哦!”一面谦敬道:“这样不好吧……”

“难道说叫nino有点普通!?或者darling/sweetheart/babe/honey/甜心/宝贝……”二宫和也一口气不喘地报出一大串更加让人汗毛直立的称呼,稍事停顿后又歪着脑袋一副认真思索的模样,“啊~好难选啊~每一个都很喜欢,让我想想还有没有更好的……”

“ni……nino!”松本润在额头布满井字之前出声打断他,“我就是想问问,我们这招牌的英文名是… …‘邪恶的刷子’的意思吗!?”

“才~不是呢~”某人正直而果断地否认,“我们是正经的印刷店啊,这翻译当然是‘黑化的刷子’啊~”

“……”请问你的前半句跟后半句有什么逻辑关系!?

偏偏二宫家的和也君还一点眼色都没有地得意中,滔滔不绝地掀自家的老底:“亲爱的,我跟你说,我们身为方圆百里唯一的一家印刷店,根据市场经济理论来说,成为一家黑心店是必然的~不过作为一个诚实的商家,为了从招牌上就体现这一点我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啊~”

“……”噗……松本润内心有一个小人喷血而亡,原来“印堂发黑”的“黑”是这个意思啊,难怪这家店的兼职工资也那么高……可是条件实在太好、雇佣合同也于前一天在此人的哄骗下签了,反悔也来不及了,都怪他一时求职心切啊,OTZ……况且,这老板也黑得太坦荡了吧!?= =

“啊~”二宫和也慢全拍地注意到他手上的大包小包,“亲爱的~你等等~我马上带你去我们爱的小屋~”

松本润:“……”

“爱的小屋”……简直腻得牙疼啊QAQ,松本润觉得自己快要被二宫和也周围升腾的粉红泡泡闪瞎了——不过令人费解的是,这人到底是哪来的那么多可更换型少女系自带背景啊……

“嘙——”

“嘙——”

“嘙——”一直环绕着二宫和也的粉红泡泡被松本润骤然倾泻的怨念一一吞噬、戳破。

松本润看着位于印刷店二层白色雕花木门内的情景,无意识地松开五指,行李箱应声而倒,布袋们摔在地上溅起一地的灰尘漫漫——竟有几分尘雾缭绕的仙境感——前提是能憋住不喘气的话。

僵硬地“喀拉喀拉”扭过头,忍耐力指数瞬间降为0点的松本润咬牙切齿地对现任老板发出源自肺腑的怒吼:“这地方能住人吗!!!!”


-2-


评论
热度(11)
泣(な)くってとてももったいない事(こと)で、前(まえ)の道(みち)が见(み)えなくなったから。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