氵墨彡色

黄昏之刻(4)

*ooc预警,嘿!

*渣文笔预警,嘿!

*故事接龙,嘿!

*前文由小可爱  @二宮錘錘子  提供 第三章嘿

下一位续写的小可爱是 @七奈 


胖胖圆圆的手指翻动着,漫不经心地,二宫和也似乎全神贯注般看着书页上的字符,蜜色的眼眸里焦距涣散——又仿佛没看。

今日的樱井来得晚了,竟是到了黄昏也不闻声息。


黄昏之刻,亦有逢魔之称。

逢魔,逢魔,阴阳交织,神魔错身。

他不禁心浮起来,合上了手中的书本。

九百九十四年,他早已不是普通的狐妖了,二宫神社也并非他为了虚晃樱井而设。这方圆百里的妖怪都受着他的威压,范围内的民众也得了他的庇佑、因而以信仰供奉。

可这世间哪里又有真正的安宁呢?前几日的青褐色小兽名叫沙狸,正是其他山头的妖怪放来挑衅试探他的——而樱井连这样低端的小妖怪都应付得吃力。

想到这里,二宫一甩袖子便要起身去寻——他那死心眼的小天师最是守约不过,怕不是出了事才好。


赤足在山林间踏叶而行,细白的脚纤尘不沾已跃出百米,嫩黄色的身形穿梭着,如同疾飞的蝴蝶。

倏然,疾驰的身影骤停。

小天师的气息在空气里晕开,竟无端端让人安心。


“为何今日来得如此之晚?”

樱井只觉眼前一晃,一抹嫩黄便出现在咫尺之遥。

平日里樱井只觉得深色的浴衣衬得二宫肤白胜雪,却不成想这温柔细腻的浅黄色覆于他身,竟似这颜色正是为他贴身打造的一般妥帖。

夕阳渐落,昏黄的光线与竹林的枝叶缝隙交缠,影影绰绰。

二宫见少年闷声不答,原本打算板起脸教训一番的心思也散了,他犹豫片刻,放柔了声音:“可是你师父知晓了,训斥你了?”


“……”昨夜樱井睡得并不安稳,他梦里尽是朦胧的血光。他记起前些天自己提起锁魂咒时师父刹变的表情,于是甫一起床又去缠了师父。


“我师父说,”樱井垂着头,声线微颤,“我师父说我前三世都不是人。”

他师父还说,锁魂咒是逆天改命的极恶之咒,有些修为较高不愿羽化的妖怪才会用妖术诱惑凡人用锁魂咒为其续命。

“阿翔,妖魔的寿命是凡人的十数倍,它们受天劫之难、历尽沧桑,凡夫俗子对它们而言只是供以利用的蝼蚁,你可莫要再犯了傻,用自己的转世轮回渡了这些个无心无肝无情无义的妖物。”

听完他师父的话,他该是又惊又俱,可他还是单枪匹马来了——为了一只狐妖,他居然质疑起收养了孤苦无依的自己、并悉心养育的师父的话,即使他一家亡故恰是因为妖物作恶。

怪不得二宫一副自己该晓得他爱吃什么的熟稔样子,自己三世之前,也是被他这纯然无害的模样骗了么?这一世是他诱了自己来,再为他献上一魂一魄的么?

“不是的,我……”二宫下意识地想解释。

巨大的桃木剑出鞘,狠戾的剑气在二宫的毫无防备之下竟成功在他脖颈处留下浅浅一道血痕。

少年抬眼看他,剑眉星目,意气张扬。

一如往昔。

二宫见着这样的樱井却倏忽笑了,薄唇轻挑,带得他下颚上的朱砂痣也瞬间生动起来。


傍晚的风似染了清秋凉意,摇动竹叶簌簌,暮日余晖中的狐妖一身浅素鹅黄,本是凉薄又竟美得妖艳。

他向前一步像初次见面一样握住桃木剑的刀刃,在樱井措不及收刃前没入左肩。

樱井慌张收剑时,剑刃已然带血。但见创口处微光一闪,那生生没进一寸刀刃的伤口便再无迹可寻。

“樱井翔,以你如今之力,尚不能伤我分毫。”他定定地凝望着惊魂未定的少年的眼,先前那抹笑却原来是轻蔑,“要是能快些杀了我就好了。”

“明日早些来寻我,我会教你足以杀死我的咒法。”二宫转过身不再看他,声音却又低又凉,“为了除掉我这般为祸人间的妖怪,你可切莫再偷懒了。”

“哎呀哎呀,不收好你可不行。”回到神社的二宫从怀中取出方才匆忙拢进来的书册——可那册籍的封面上,赫然就书着三个字——锁魂咒。

这所谓失传的锁魂咒,是他多日前偷偷从樱井的老天师师父那换出来的。

历千年劫前,他将锁魂咒交还樱井一脉,希望由他们来湮灭此书,岂知罔生祸端。

樱井翔拜的这位师父,本以为是机缘,却不料是蓄意,倒也不知是好是坏。


“交给我。”那人将薄薄一本册子塞进他手里,“交给我,不论是哪一世的我,是人是妖,是神是魔,我都定会救你。”

这是那人为他创生的咒,他一年年、一世世守着,巴望着重逢时能得一个好收场。

青色的火焰在手心燃起,然而灵火炙烤下的书册又一如既往地,纤毫未损。

人渡劫为妖,以千年为限,他二宫和也的元神已苟活于世间第二个千年,只要樱井翔的魂魄不灭,他只能伴他转生而苦等。

可这等待尽头,是他三世轮回补上那一魂一魄,又再一次祭与自己。

二宫和也已经厌倦了自己的存在,这冗长的生命,他活得伶仃又寂苦。

不死不灭又哪里是幸事。

今生今世,他本不愿再插手樱井的命运,却是他贪心痴执,忍不住在听闻妖魔作乱时匆匆赶去护了他周全;本希望他跟了老天师做徒弟、以除妖降魔为己任便可省去些牵扯,可樱井似乎天生就对妖心存善意;这回更是好极,三番四次闯进自己的结界里来而不自知……

眼见事情一步步偏离轨道,倒不如由他亲手截断。

“我会等你长大,然后杀死我。”


——杀死我,免我等待之苦,赎你逆天之罪。



(TBC.)


————————————————


把你的梗她的梗串一串,一下就到字数了嘿!

想了想,大家更新的速度都太快了,于是我来拖延一下进度嘿!

写完之后才发现大概有很多逻辑问题_(:з」∠)_交给下一个小可爱了嘿!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嘿!


评论(4)
热度(43)
泣(な)くってとてももったいない事(こと)で、前(まえ)の道(みち)が见(み)えなくなったから。

关注的博客